しíáΘγμχs.⒞Θм 第二个任务:啊啊我脏

      “锦锦的奶子真软,我喜欢吃。”将她的乳尖纳入口中放肆的吸吮,发出‘啧啧’的声响。莫梓风用膝盖顶开她紧闭的双腿,挤入她的两腿之间。伏趴在她身体的上方,用尽各种方式亵玩着她绵软洁白的双乳。
    “啊……你个变态……”云锦被他折磨的欲死不能,能清楚地感受到濡湿的舌在胸口来回移动。舌头绕着乳晕来回画圈,用牙齿啮咬她挺立的乳头,力度或轻或重,乳尖传来的丝丝快感让她有些恍惚,小嘴开始发出嗯嗯啊啊的声音。
    莫梓风用力吞咽着甚至想要尽可能的吞下她的乳房,她能够清晰感受到舌头正抵着硬挺乳头舔弄,粗糙的舌苔一遍遍刷着。
    瞧着她神色迷离,他迅速低下头,吻住她的唇,将自己的舌喂入她的口中来回游走。
    “唔……不……”被他的舌纠缠,云锦将嘴巴闭紧却敌不过他的霸道。她感觉自己差点都要呻吟出声了,想到这里更是努力克制,不发出声音。
    莫梓风的唇紧贴着她的脸颊向她的耳旁移动,“你还要倔强多久,锦锦,顺从自己的身体不好吗?我们可以每天这样做爱,体会做女人的快乐,操的你下身水流不止,灌满你的小嫩穴,每天都让你吃的饱饱的。”他用喑哑的磁性声音诱惑着她。
    “神经啊……”云锦当下大骂,这个男人又想干嘛,这么变态的吗,她现在只想赶紧走人。她才不要成为那种只知道性爱的女人,那已经没有自我了好吗!
    在和她聊天的同时,他已经将她拴在床上,两只手反绑在身后越显得胸部高挺,这下云锦就只有腿还能折腾了。
    “你!!变态,老色批。”云锦盯着男人,努力缩着身子遮住胸部。
    “锦锦真美……”莫梓风得意轻笑一声,伸手捏了捏她气得发红的脸颊,俯身亲了一口,白嫩嫩的让他喜欢的很。
    双手捏着少女的双峰搓揉成各种形状,男人提着乳头将双乳拉起,惹的云锦轻声喊疼,莫梓风低声笑了,双手搓揉着乳头,满意的看着红莓变大,含在嘴中吮吸起来。将乳头吸的亮晶晶,双手按压上去只留出两颗乳头,随着手揉搓的方向,手指也在夹紧放松。
    云锦感觉酥麻从胸前一波接一波的传来,胸口被爱抚的已经挺立起来,她的身体显然已经乐在其中。
    她低下头可以看见男人伏在自己身前,雪白的肌肤在他的大手中,捏挤成各种不规则的形状。两指夹住乳头来回旋转,一边转还一边舔,咬着乳粒来回玩弄,将她的两团绵乳刷的晶晶亮亮的沾满他的唾液。不一会儿,云锦的绵乳就布满被挤压抓捏的掌印以及数不尽的青紫吻痕。
    “变态莫梓风,你是不是只会玩女人……”云锦哭喊着浑身发抖。
    “锦锦吃醋了?”听她这么一喊,莫梓风不怒反笑,心里被莫名的情绪填满,温柔地舔着她的唇呢喃:“哥哥只爱我的小妖精,要干你了,快乖乖的张开腿。”
    莫梓风的呼吸也越来粗重,胯间早已坚硬的肉棒几乎忍不住想要埋进她的体内恣意的抽送。
    他的小姑娘,他的小妖精,身子这么的美,穴儿又这么贪吃,简直太销魂了。γцsんцщц.lìνé(yushuwuu.live)
    “锦锦……”他低声呼唤着云锦的名儿,一只手却贪婪的顺着滑腻的肌肤向下抚摸,最后来到了云锦下半身诱人的幽谷。
    “啊啊!!住手,你不要脸……”云锦脑袋一炸,急忙喊道。男人的手指尽径直插入云锦紧致幽径,鼓鼓的山丘就被手指分开,紧接着双腿被抓住强硬分开。
    “昨天做的你喜欢吗?”莫梓风嗅着她身上传来的一阵阵幽香和精液的腥味,情不自禁的低下头色情的舔舐着她腿上的肌肤。
    想要将她身上一遍遍涂满自己的浆液,浓厚的白浊糊着她的小穴,双乳还有这张媚态横生的脸,让她一遍遍在自己身下呻吟宛转,高潮连连。
    “好痒!好恶心,你放开!”云锦感觉腿上一股酸痒酥麻难受的很,又想到自己身上汗水和精液更是生理性不适,觉得这个男人就是个大变态,扭动着试图将自己的腿从他的掌中抽出却被他抓得更紧,捏的肌肤上都有了印子。
    “痒?”莫梓风本来正兴奋痴迷的吻着云锦的小腿,听到她这么说便抬起长睫向两腿之间若隐若现的阴影看去,那仿佛被揉烂的花在他的注视下颤抖着,一个收缩挤出一滴浓浆玉露。
    “是这里么?”男人湿热的唇一点一点的向上游移,不放过她的每一寸肌肤。他一路急切狂热的吮吸,吻向她大腿根部。
    “锦锦,你的味道!又香又甜,怎么也吃不够……”微微施展力道将她抗议的双腿扳开,莫梓风着迷的用鼻尖轻蹭腿根,一口一口的轻咬着她的腿心往那朵花延伸,还抿着一些阴毛拉扯。
    “啊嗯……不要这样,变态!!”男人呼出的气体喷洒在腿根处,瘙痒感让她的花穴止不住的开合,甚至流出花蜜,云锦眼眶中的泪水大颗大颗的掉下来。
    “疼……”拉扯感让云锦叫起来,哭哭啼啼喊着男人:“莫梓风,不要,我好疼……你不要,那里好脏,里面……里面还有你的精液,好恶心……”
    她的话让男人停下动作,随后猛地一咬。
    “啊……”云锦凄苦的惨叫一声。
    腿心的男人抬起头吐掉嘴里拉扯下的阴毛,盯着云锦的脸神色莫变,小穴因为疼痛极速收缩挤出的蜜液混着昨夜的浓稠,看上去淫荡色情。
    “锦锦说的不错,那哥哥帮你掏干净好不好。”他难得的听了云锦的话。
    莫梓风用手肘压住云锦还在颤抖的腿窝,腾出手来向两边拨开她诱人的花瓣。那是蜜桃般的嫩粉色,还未消肿显得格外的肥硕,护在紧窄的嫩穴上正微微的颤动着。
    用两指压住后,中间的细缝张开一个小小的穴口,此刻正微微开合着,往外吐着未吸收干净的半透明浊液。
    “锦锦的穴太深了,哥哥有些看不清,不知道里面还有多少。”他起身拿来烛火靠近小穴,吓得云锦身子抖得更厉害了。
    “你,你拿远点。”云锦看着烛火颤巍巍说道,眼泪又开始止不住往外冒。
    “别怕,只要你不乱动,不会烧到你的。”莫梓风冷笑着将手中的烛火又往前靠了靠,吓得那小穴又开始紧缩,一汪汪的水开始外冒。
    云锦自然也感受到身下的异常,可她控制不住身体,热量烫的阴部好疼,只能疯狂蠕动来缓解灼热。
    她不知道,比烛火更炽热的是莫梓风的目光,他凝视着娇穴,就连上面细小的尿道都不放过,手指一遍遍抚摸着,阴蒂,花穴甚至那小小的尿道口,手指摸上去少女的身子抖得更甚,两根手指就这么对着小穴捅进去搅弄。
    “好像是有不少呢。”他曲起双指挖着精液,将肉壁一点点摸了个遍,手下水流不止,直到流出清亮晶莹的液体才忍不住朝云锦的花儿呼着热气,慢慢收回了手。
    “嗯啊……”云锦只感觉好热好渴,昨天到现在她没饭没水,又饿又渴,呻吟声都变的像是刚出生的小猫,声音轻微。
    这一声听得莫梓风骨头都酥了,肉棒也凶狠异常的跳了跳,似乎是准备好了。
    “乖锦锦,在叫一声,我喜欢听你叫。”他温柔的诱哄着她,舌头舔弄小穴又戳了戳。
    听他这么一说,云锦反倒不乐意了,使劲咬着牙关,不让一丝声音逸出她的小口。
    “不叫?”偏头了她一眼,莫梓风轻笑。
    舌头找到已经冒出小脑袋的阴蒂,含住卖力的舔弄扭转,让它长到黄豆般大小,轻轻舔弄吮吸,重重的嘬了下才松口。
    “哼!”云锦脸上带着情欲的红潮固执的偏过头去不看他,“你这个混蛋。”
    -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