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卷阅读8

      是,这样真的好吗?我笑了笑,蹑手蹑脚地起身到他卧室,抱了一床被子盖在他身上,确认一切无事后,瞥了乐鸣泽一眼。
    这下真的再见啦,学弟。
    我无言地挥了挥手,悄声关门离开。
    13
    等我回到宿舍,时间已经很晚了,向导宿舍标配是二人。常晏开门见到我,如释重负地舒了口气,张开手熊抱了我一下说:
    “老顾,你那么晚才回来我可担心死了,我都害怕你在路上被抢了,差点要联系老师呢。”
    “滚吧,”我看智障一般地望着他,走到衣柜前换衣服:“你以为我是你呢。”
    “哼,”常晏一副自讨没趣的样子,索性翻身上床,又刷了会手机,过了会探出头问:“对了,你怎么这么晚回来啊?”
    “学弟喝醉了,送他回去的时候顺便帮他醒醒酒。”我头也不回地说。
    “哦,那你们,有没有发生点啥?”他突然坏笑着,伸出手比划:“就那什么。”
    “怎么可能!”我顿时有点心虚,套上衣服爬上床,假装若无其事地说:“我记得有只狗说,我这样一米八五的向导最安全了。”
    “咳,那是一般情况下。”常晏被噎了一下,说:“这不是看你回来得晚嘛,还以为有什么惊喜。”
    “有惊喜啊,等我睡醒了明天早上就打你。”我闭上眼睛,心里闷闷的,感觉特烦躁:“看看你今晚上联谊给我挖的坑,我还没找你算账呢。都说子不教父之过,棍棒底下出孝子。”
    “靠,我又不知道序号,就随便喊的,”常晏蔫蔫地说:“我比窦娥还冤啊。”
    “行了,睡吧。”我不再搭理他,翻了个身,满脑子都是乐鸣泽的影子,心里又是一惊,赶紧把念头都压下去,这一觉睡得特别折磨。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我照常去塔的池塘寄放孔儿,金色的鲤鱼在空中跃出一道漂亮的弧线,我掏出一袋子鱼食,撒了几把,念叨:
    “这是昨天答应好的鱼粮啊,说话算数,你省着点吃。”
    孔儿吐出一串泡泡,有些嫌弃地瞅了瞅我,浮在水面上游了几圈才开始吞鱼粮,我用食指点了点它的脑袋,转身正要去上课。
    “啾。”恍惚中听到了熟悉的声音,我抬起头,见到了熟悉的身影。
    乐鸣泽逆着阳光走过来,还是那件黑色的制服,一头长发如火般摇曳,红色的大鸟在他的头上盘旋,我发现,红色是个好颜色,不论是阳光下还是月光下,都有一种炽热而惊人的美感。
    “学长,早上好。”他盯着我说。
    14
    秋日的午后总是明快又爽朗,不算太凉的阵风,不算太热的阳光,搭配在一起是那么地恰到好处。我仰躺在池塘边的一棵树下,茂密的枯草仿若针织的幕席,轻抚过会响起一阵窸窣声,我翻了个身,手指无意间触到一缕长长的红发。
    乐鸣泽此刻静静地躺在我身旁,淡色圆形的光晕透过斑驳的树影,错落有致地缀在他的侧脸,细密的睫毛打下一层浅浅的阴影,一种静谧的温暖将他面部的轮廓描摹出一种有别于冰冷的恬淡。
    我感受了一下指尖那细软的触感,又有些唾弃自己地抽回手指。
    自从上次联谊之后,已经过去两周了。每次来塔的池塘都能碰见他,开始我还有些意外,不过看见那死死盯着我家金鲤鱼的鸟时,我就想明白了,和乐鸣泽这样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情况下,出于礼貌总要打个招呼,再一起吃个什么的于是一来而去就变成现在这样了。
    我远远望着那临水而立的小红,实话讲我挺佩服它的,每天早上一次、中午一次按时打卡,从没断过,见面必跳一套求偶舞加上赠送标配的红色小花,我这个做主人的都被感动了。
    当然,结果还是一如既往地被拒,现在孔儿都养成习惯了,见到红色的鸟条件反射地躲起来,上次有个量子兽是红鹦鹉的向导哥们来我们宿舍串门,孔儿一看见那鹦鹉,下意识地就缩,也顾不上讨厌,立马就躲量子空间了。
    “啾啾~”小红对着水面亲密地唤了几声,估计它是没意识到自己情路坎坷,乐观得不要不要的。
    傻孩子,你这样不行啊,我默默哀叹了一下,心里小声对孔儿说了声抱歉,走到红色大鸟身边,俯下`身子说:
    “小红啊,我觉得你追别兽的方式不太对。”
    “啾。”小红转过头来瞅着我,不解地眨眨眼。
    哇,有戏。我一瞅就知道它听进去了,于是换上一副老生常谈的面孔,语重心长地对一只鸟说:“首先要肯定一下,不管是我们人类还是兽类,追求对方的时候,送东西当然必不可少。”
    “但是,”我话锋一转,伸出一根手指点点小红的脑袋,恨铁不成钢地讲道:“送东西要投其所好,不然既费时费钱又吃力不讨好,就像你现在这样。”
    “啾啾啾?”它歪了歪脑袋,随即又把视线投到水面,似乎很困惑。
    果然不该期待一只恋爱中的鸟的智商吗?我扶着额头,从衣服口袋掏出一袋随身携带的鱼饲料,对小红说:“你看我做个示范给你。”
    我打开封口,抓了几颗投到水里,不一会儿,金鲤鱼立马经不住诱惑地浮了上来。
    “啾啾啾!”小红见孔儿被引出来了,仿佛看到了什么神奇的魔法,瞪大眼睛,扑闪着翅膀,惊喜地叫了起来。
    孔儿看到小红在,万分嫌弃地想沉下去潜水,但又舍不得到嘴的鱼食,只见它纠结地一会浮上来叼走一颗,沉下去吃干净,后又浮上来吃一颗,如此反复,真是人为财死,鱼为食亡。
    “嗯,这就是投其所好的力量。”在小红无比崇拜的眼神中,我得意地一抹鼻子,递给它剩下的鱼食说:“这包饲料就送给你了。以后你就不要再跳舞送花了,那些都没意思,还不如直接投喂来得实在。”
    “啾啾啾。”得了道具,小红立马看也不看我,用嘴衔着那袋饲料,拖到池塘边上,拈起一枚往水里扔,然后期待地站在旁边等孔儿来吃,后又叼起一颗扔进去,如此反复。
    冲这架势,估计以后我都用不着买鱼饲料了
    我托腮看着大鸟喂鱼的场景,忽然感觉有点无聊,而阳光正好,于是起身打算回树下继续休息,走到树下,发现乐鸣泽早就醒了过来,他直起身靠在树干上,垂着眼睛望向草地,像是在沉思。
    “想什么呢,那么出神?”我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,这几天我们的关系算是更熟了一些。
    “嗯”乐鸣泽回过神来,他看了看我,沉默半晌后突然说:“学长你有什么特别喜欢的东西吗?”
    15
    他刚刚不会听见了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