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卷阅读23

      沈宴心跳如雷,哑声回应姚远,“我也是,我也喜欢你,唔。”

    杨喆面色一僵,扭头握住姚远挺立的肉棒,张嘴含住了。

    王小琛将那蜜穴舔得又湿又软,拿起一个跳蛋往里边塞,粉嫩的小口一下就吞了进去。

    一个,两个,三个,王小琛看得口干舌燥,好像全身的血液都沸腾了。

    “嗡嗡嗡”的声响中,姚远爽得都迷糊了,蜜穴处汁水四溢,脚趾紧紧蜷缩着。

    放入三个跳蛋后,王小琛又在姚远的屁眼儿处抹了很多润滑剂,两根手指很顺利地插了进去。

    多重的刺激之下,姚远很快达到了高潮,身体猛烈抽搐,一股股白色的污浊从肉棒中激射而出。

    “啊啊啊!天呐!”

    杨喆来不及闪开,被呲了满脸都是,望着姚远,居然是怔住了。

    王小琛的手指被姚远屁眼儿里的媚肉夹住,感受着那甬道里的灼热和脉动,两眼都要冒绿光了。

    姚远的第一波高潮刚刚过去,阴道里的跳蛋还在不屈不挠的震动着,他大口地呼吸,尖叫道,“我不行了,饶了我,饶了我!”

    杨喆心有不忍,把三个跳蛋都拽了出去,这时候,王小琛把狗尾巴缓慢插进了姚远的菊门之中。

    沈宴扶着姚远肩膀,将他摆成了跪趴着的姿势,棕黄色的尾巴一摇一摆,看起来淫荡极了。

    姚远神智迷乱,摇头叫道,“操我,要鸡巴操我!”

    王小琛早就已经忍不住了,跪在姚远身后,掰开他雪白的臀肉,一举将肉棒捅入。

    “嘶啊,媳妇儿,你真紧,真热乎,我操,这狗尾巴好痒。”

    王小琛失算了,他现在是后入的体位,狗尾巴还戳在姚远屁眼儿里,一动起来可不正好给他挠痒痒了吗?

    杨喆忍不住乐歪了嘴,“哈哈哈哈,让你小子见天惦记这狗尾巴毛儿。”

    姚远趴在床上,早就被疯狂的快感折磨得晕头转向了,下面两个小洞都被填满,把他爽得浪叫不止。

    “啊啊,操我,操死我,小逼,和屁眼儿,都操死我!”

    你说姚远叫成这样,哪个性功能正常的男人受得了?

    王小琛被刺激得差点又秒射了,“媳妇儿你别喊了,我还没有那么好的定力,嘶啊,你里边怎么会这么爽?啊嘶。”

    沈宴和杨喆对视了一眼,看出对方也都已经处于欲火焚身的状态,居然一起笑了。

    杨喆仰躺到姚远身边,招手道,“来,姚主任,过来,上我这来。”

    姚远迷迷糊糊地爬到杨喆身上,王小琛咬牙一起跟了过去,“哎哎哎,媳妇儿你别乱跑,咱俩这还连着呐。”

    杨喆捧住姚远绯红的脸庞,哑哑地说,“来,两根大鸡巴一起插你小逼里,好不好?”

    姚远疯狂舔吻着杨喆的耳朵和脖子,一副急不可耐的样子,“求求你,快插进来,快,小逼里,啊嗯,痒死了!”

    杨喆眸子一暗,被姚远撩拨得更硬了几分,他摸到姚远的逼穴处,果然正在湿哒哒地向下滴着淫水。

    紧致的阴道里已经有了一根肉棒,杨喆怕伤了姚远,只能一点点地往里挤。

    姚远神情迷乱,痴痴地望着杨喆,“啊,杨喆,杨喆,你进来了吗?”

    杨喆心口猛跳,深吸了口气,“嗯,进去了,疼不疼?”

    姚远把手伸到下面,摸着三个人相连的地方,“不疼,真的都进来了?”

    杨喆向上挺了挺腰,姚远立即嘶哑地尖叫起来,“啊啊啊,天呐,我的天呐。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杨喆和王小琛的鸡巴在姚远逼穴里,那根棕黄色的狗尾巴,插在他屁眼儿,还在一摇一晃的摆动着。

    沈宴凑过去,轻轻托住姚远的下巴,微笑道,“姚主任,我怎么办呢?嗯?”

    姚远眨眨眼睛,手撑着杨喆的胸口抬起身子,虔诚地去亲吻沈宴的肉棒。

    “唔,沈宴,好沈宴,操我,操我沈宴。”

    第25章 三龙入洞

    两根粗壮的大鸡巴插入花穴,说一点都不疼是骗人的,可是此时此刻的姚远,感觉到更多的,是快感。

    乳头上的跳蛋持续震动着,酥酥麻麻的感觉,也在同时折磨着姚远脆弱的小心肝。

    肛门里的假阳具,也就是狗尾巴的前端,在模拟着抽插伸缩的动作,这一切的一切,都让姚远迷醉且疯狂。

    可是假的毕竟是假的,即使非常仿真,它也是假的。

    姚远想要的,是有温度的,真实的肉棒,在摩擦的时候,甚至可以感受到肉棒上清晰的脉动。

    姚远很快便将沈宴的肉棒舔湿了,痛苦又快乐地哀求道,“求你了沈宴,不要狗尾巴,要你的,你的鸡巴。”

    沈宴仰头喘了几下,凝视着姚远道,“乖,叫声老公来听。”

    沈宴的提议一出,杨喆和王小琛也都是一愣,王小琛立刻附议,“对对对,也得叫我老公,不然不操你了啊媳妇儿。”

    王小琛嚷嚷的同时,杨喆扣住姚远纤细的腰肢,开始了缓慢却坚定的抽动,“还有我,嘶,啊,不许把我落下,不然我也翻脸。”

    姚远哆嗦着摇头,“操我,老公操我,我不行了,别停,啊,老公不要停。”

    沈宴再也忍受不住,将鸡巴捅进姚远的小嘴儿里,“这么叫,听不出你在叫谁啊,是吧姚主任?”

    “唔嗯,唔么。”

    姚远含着沈宴的肉棒舔舐吮吸,口水从嘴角流下来,含糊不清地道,“你们都是,都是我老公,唔,嗯么,老公们操死我!”

    杨喆和王小琛一起慢慢操干起姚远的逼穴,两人都爽得只剩下喘了,沈宴抽出水淋淋的肉棒,哑声道,“老婆真乖,老公这就给你。”

    姚远依依不舍地用脸去蹭沈宴那根东西,“老公,快给我,啊啊,快。”

    沈宴向下挪了挪,冲王小琛道,“小处男,你后退。”

    王小琛正爽着,红着脸嚷道,“什么?”

    沈宴给了王小琛一记响头,皱着眉头笑道,“快点,我也进去。”

    王小琛咧开嘴,“不行啊沈宴,已经满满的了,进不去了,我媳妇儿的逼没那么松,嘶啊。”

    “滚,我进的是后面那个。”

    “啊?哦,后面那个啊,成成成!”

    王小琛很听话地向后倒去,嘴里还不闲着,“哎呦喂这得亏是我啊,这他妈跟下腰似的,我操那狗尾巴毛儿痒死了。”

    沈宴单腿跪到姚远屁股后面,慢慢将狗尾巴抽出,粉嫩的小菊花一张一合,似乎在邀请他的进入。

    姚远把手伸到后面,掰开自个儿的屁股蛋子,淫声叫道,“快,老公,进来,鸡巴进来。”

    沈宴握着硬邦邦的肉棒,在姚远屁眼儿上面拍打,“进哪儿?小逼?还是小菊花?”

    姚远颤声道,“菊花,是菊花,啊嗯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