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卷阅读14

      隔江犹唱后亭花 作者:晓暴

    分卷阅读14

    的恋爱时。江暧漓才明白,原来张琪竟是一直喜欢着自己。

    江暧漓不会接受邱以晴,也更不会接受张琪。她可以对邱以晴说出那些伤人的话,是因为邱以晴够成熟。而面对那个什么都不懂的张琪,她却是说不出口。她知道张琪喜欢了自己三年,如果可以,她希望两个人的关系就这样保持下去,永远不会被打破。

    所以,在刚才张琪抚摸自己的脸时,她并没有醒来。但是感觉到那人竟然慢慢的向自己凑近,江暧漓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。这里并不是什么私人的场合,前面还有司机。如果被别人发现,那么这个一层膜就不得不被打破。

    想到了这,江暧漓睁开了双眼,特意用不解的语气质问张琪。可是江暧漓怎么也没想到,这个笨蛋,竟让会编出那么雷人的借口。想到刚才司机那一副忍笑忍的快内伤的表情,还有自己当时的窘迫,江暧漓恨不得把张琪从车里扔出去。

    平复了心情,江暧漓扭过头看向窗外。虽然困意不断的袭来,几乎让她昏昏欲睡,但是经过刚才的事,她可不敢想象。如果自己再一次睡着,张琪又会做些惊天动地的事,又会编出什么更雷人的借口。

    看到江暧漓不再追究刚才的事,张琪终于是松了一口气。她轻手轻脚的坐回座位上,怕一个不小心,又惹怒了那个女王。偷偷扭过头看着江暧漓的侧脸,柔顺的黑色长发,还有刚刚距离自己只有两公分的薄唇。

    如果能吻住,那个味道会是怎么样呢?一定会很甜吧?也一定会很软吧?张琪在心里想着,视线不由自主的瞄到那翘挺的鼻子,想到自己刚才可笑的借口,张琪微微一愣。为什么这么烂的借口,她都会相信呢?难道,她早就知道自己喜欢她?

    想到这个可能性,张琪狠狠的摇着头,就如同小孩子玩的拨楞鼓一样。不会的,她怎么会知道自己喜欢她,一定不会的。也许有时候,我们错过了爱情,并不是因为别人的原因,仅仅是因为自己不够勇敢。这是张琪在很多年以后,想到江暧漓时常说的一句话。

    到了书店,已经接近三点多,因为司机的失误,浪费了不少的时间,江暧漓一到,主办方和化妆师就开始手忙脚乱的动作起来。因为江暧漓从来不化过浓的妆容,再加上本身皮肤就足够白嫩光滑,所以化起妆来也格外轻松。

    很多知名的化妆师都曾经说过,和江暧漓的合作是最轻松的。因为她的先天条件已经过于完美,不需要任何的雕琢,仅仅需要一瓶保湿水,就可以轻轻松松的上台。就这样,在所有人的努力下,新专辑见面会如期举行。

    主打歌《i won't cry》的音乐声响起,江暧漓穿着一袭紫色的长裙,脚踩着银白色的高跟鞋缓缓的从后台走出。如瀑布般的黑色长发飘散在背后,脸上带着温柔高雅的笑。她优雅的从台前穿过,走向那架黑色的三角钢琴。纤细的手指在黑白的钢琴键上轻快的弹奏着,就犹如一个在草原中,放肆玩耍的孩子。

    这一刻,场上所有的人都屏住呼吸,停止交流,静静的聆听这犹如天籁一般的声线。带有磁性的声音,完美无缺的侧脸,还有那与生俱来的高贵气质。随着最后一个字符的结束,场上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和欢呼声。她们大喊着那个女人的名字,那个她们心中的女神——江暧漓。

    江暧漓也同样被大家的热情所感动,兴奋的和所有人打着招呼。很多人都没有注意到,那个从左侧的舞台上走上来的男人。工作人员和张琪几乎是同时发现的,那个穿着一袭黑衣的男人以极快的速度冲上舞台,抱住了正在说话的江暧漓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!”因为突如其来的拥抱,江暧漓被吓的叫出声来。鼻尖充斥着那人身上的味道,并不像邱以晴身上的那么好闻。这个男人的身上充斥着烟味和汗臭味,甚至让一直闻惯香味的江暧漓差点呕出来。

    男人激动的抱着江暧漓不松手,手里的花也掉落在两人的脚边。“江暧漓,我..我好喜欢你!我每天做梦都会梦到你,我梦见你和我睡在一起,我梦见你在我的身下...”“这位先生!”江暧漓厉声的喝止了男人的污言秽语,并且毫不犹豫的推开了他。

    男人在被推开的那一刻,表情忽然变得狰狞,眼神中也涌起了杀意。忽然间,一道白光射入众人的眼中,让所有人不得不眯起了双眼。只见那个男人竟从袖子里掏出一把闪亮的刀,笔直的向江暧漓刺去。

    作者有话要说:哈哈,晓暴来二更了,今天比较忙撒!实在抱歉!更新晚了!

    第三更不是8点就是9点撒~

    大家继续留评哈!要是霸王我,明天就一更撒!

    第十章

    不仅仅是在场的观众,就连工作人员都愣在了原地。而远在异地的邱以晴,本来是兴致勃勃的看着电视上的江暧漓。但自从那个男人出现在舞台上之后,脸色就越来越黑。看着那个男人死死的抱着江暧漓,她恨不得把那个男人的双手砍下来。

    看着那个男人侮辱着自己的女人,并且梦到和自己的女人上床,邱以晴甚至想把这个男人从世界上抹杀掉。然而在此时,看到那个男人手中的刀,邱以晴本来黑着的脸竟然被吓得煞白。

    “妈的!”邱以晴急的爆了句粗口,她急忙送从沙发上跳起来,慌慌张张的跑下楼去。开了自己的法拉利,油门一踩到底。几乎是把跑车当飞机开,一路狂奔,闯了n个红灯,终于是到了书店的门口。

    看着门口堵着的记者,和赶来的救护车。邱以晴心里暗叫不好,她...是不是出事了?外面的那些粉丝和记者早已乱作一团,里面的情况也毫不轻松。江暧漓脸色苍白的坐在椅子上,手臂上流出的血早已经染红了大半个衣服,一滴一滴的从指间滑落。

    张琪心疼的坐在她的身边,回想起刚才那一幕,只觉得自己的心脏都快跟着跳了出来。看到那把细长的刀向江暧漓刺去,她甚至不敢想象接下来会看到什么。幸好,保安早了一步,把那个男人拦了下来,幸好,江暧漓只是手臂被划伤。

    邱以晴在门口等了十多分钟,仍然不见有人出来。天知道,仅仅是多一秒,对她来说就好比一个世纪那么长。她用手推开挤在门口的记者,全身散发着冰冷的气息,走向门口。门口的保镖看着阴沉着脸的邱以晴,思前想后,还是伸手拦住了她。

    “滚开...”邱以晴对着那个保镖冷冷的说,趁着那人愣神的一瞬间,走进了书店。那个保

    分卷阅读1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