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卷阅读20

      隔江犹唱后亭花 作者:晓暴

    分卷阅读20

    然接受了江朗给她的一切训练,她要自己变得强大,足够保护自己。以后,自己就会成为江家唯一的支柱,她要为父母找出那个害死她们的凶手。

    进娱乐圈,除了想完成自己的梦想以外,更是为了掩人耳目。就如所有人的说的那样,娱乐圈是一个鱼蛇混杂的地方,江暧漓以歌手的身份掩人耳目,让外界认为她是一个只为了自己的梦想而不顾自家生意的人。然后又在暗地里找来无数的私家侦探调查着那件不算是事故的事故。以江家的势力,三年的时间,竟然连一点头绪都没有,这让江暧漓打心里感到害怕。

    究竟是什么人?有这么大的能力?又是什么人?要置江家于死地?

    江暧漓扶起跪着的邱以晴,即使我一直在和你断绝关系。但是,还是伤了你。算了,既然怎么样都是伤你,我又怎么能再这么懦弱下去。邱以晴愣愣的看着江暧漓,看着她嘴角露出的浅笑,这是不是表示着?

    “晴,我的确是对你有感觉,我从来没有和任何人有过亲密的接触。但是在第一次被你亲吻之后,我竟然发现我对那个吻有些留恋。本来以为那次之后,你和我就不会再见面,可是在我看到你出现在办公室之后,我承认除了诧异,我还有一丝欣喜。每次我拒绝你之后,看到你落寞的样子,我都会感到心疼。”听了江暧漓坦诚的说出对自己的感觉,邱以晴满意的笑着。果然,她还是有些喜欢自己的。

    “我可以接受你,就让我们先相处一下好吗?”江暧漓此话一出,邱以晴就像获得了珍宝一样。她不可置信的看着江暧漓近在眼前的脸,用手掐了掐自己的大腿。还好,会痛的。不是梦,是真的,一切都是真的。

    江暧漓看着邱以晴可笑的动作,宠溺的摸了摸她的脸。却没想到她这个动作,成了导火索。邱以晴抓住江暧漓的那只手,顺势把江暧漓拉入自己的怀中,只一秒,就吻住了那双唇。快速的把舌头探入那片芳香中,邱以晴甚至有些陶醉其中了。

    江暧漓也没有想到邱以晴会忽然吻自己,心理还没有反应过来,身体却先一步做出了反应。她在邱以晴的热吻中渐渐失去了力气,双手无力的环上邱以晴的脖子。感觉到在自己嘴里的那个小舌不停的逗弄着自己的舌尖。江暧漓试着动了动舌头,学着去回吻。

    仅仅是这么一个简单的回吻,就让邱以晴感动的快要落泪。两个人的唇舌互相交缠着,互相从对方的空中汲取着蜜液。

    作者有话要说:咳咳...今天继续三更!希望亲们:

    不要霸王!不要霸王!不要霸王!不要霸王!不要霸王!不要霸王!不要霸王!不要霸王!不要霸王!不要霸王

    第十五章

    江暧漓在案板前切着菜,邱以晴站在门口痴迷的看着江暧漓的一举一动。她从来没想到,从小娇生惯养的江暧漓竟然也会做菜,而且还做的这么好。看着那洁白纤细的手把菜摆好,然后用漂亮的刀工切好。那一举一动,一颦一笑都让邱以晴为之疯狂。不仅仅是菜好,做菜的人更好。看着桌子上香喷喷的菜,邱以晴真的觉得自己现在是最幸福的人。

    两个人自从确立了关系之后,就这么一直宅在家里。两个人都算是公众人物,自然不会每天都出去吃饭。打电话订餐呢?又太多乏味。正好江暧漓的手拆了线,虽然伤口不是特别深,但是也留了一道浅浅的疤痕。但是仅仅是这么一点,仍然让邱以晴心疼的够呛。她的女人,又怎么可以有疤痕。

    于是她找来了各地的美容专家,让他们无论如何,都要把这条难看的疤痕去掉。为此,江暧漓本来的短假,就无限期的延长。有些歌迷甚至在网上大肆疯传瑜辉公司雪藏江暧漓的谣言。

    因为江暧漓受伤,专辑自然也没有如期发行。江暧漓不只一次和邱以晴说过,自己可以复出了,伤伤口也好了。邱以晴每次都会脸一黑,然后看着那条淡淡的疤痕。难道你想让你的歌迷看到你手上的疤?作为一个公众明星,这会影响你的形象。在他们眼中,你就是完美的象征....blablabla....

    久而久之,江暧漓再也不敢说类似复出之类的话。饭桌前,邱以晴坐在那里让江暧漓一口一口喂她吃饭,就像一个母亲喂自己没长大的孩子一样。江暧漓对此也十分无奈,但是每次看到邱以晴用那种水汪汪的眼神看着自己的时候,却又不忍心拒绝这个人。

    每次喂饭的时候,都是邱以晴讨要福利的时间。她让江暧漓坐在她的腿上,然后让江暧漓喂自己吃饭。有句话说得好,醉翁之意不在酒,在乎山水之间也。邱以晴的目的自然不是让江暧漓喂她吃饭那么简单,而是为了...

    “你把手拿开好不好?”看着那只放在自己胸上的咸猪手,江暧漓无奈的声音响起。邱以晴尴尬的笑笑,收回了放在江暧漓胸口上的手。很奇怪,爱情的确是一个很奇妙的东西。两个人自从确立关系之后,在家里住了一个多月的时间,可是她们最亲密的举动也只是亲吻而已。

    江暧漓是根本没有那方面的想法,两个人每天同吃同眠。即使躺在同一张床上,邱以晴也不会对自己动手动脚,偶尔会亲亲自己,然后两个人就抱在一起入睡。江暧漓有时候会在想,邱以晴是不是真的在改变。

    相对于江暧漓的淡然,邱以晴明显不淡定了。她从不认为自己是柳下惠,更不是性冷淡。算算时间,已经将近4个多月没有再碰女人。这种突破性的记录,甚至让邱以晴自己都大跌眼镜。如果有人把自己之前找床伴的记录和自己现在的记录作对比,邱以晴很可能会被评为那个什么进步小标兵。

    不是江暧漓没有吸引力,也不是江暧漓不够完美。理由是恰恰相反,正因为江暧漓太过于完美,所以更加不可以亵渎。她就像是一个快价值连城的碧玉,晶莹而透亮,高洁而孤傲。邱以晴始终记得,自己那天想强要江暧漓时,那人眼角边的泪滴。所以,邱以晴在心里决定,在江暧漓没有完全爱上自己之前,她绝不动她。

    就在两个人甜蜜的吃着饭的时候,不合时宜的电话声响起。邱以晴看着来电显示不爽的接了电话。“喂?老爸。”邱以晴没好气的说,试问抹油期间,被人打扰,谁会有好气?听到自己女儿对自己不耐烦的声音,邱贺顿时没了好心情。

    “怎么?看到是老爸的电话就这么不高兴?”聪明的邱以晴又怎么会听不出邱贺的不满,她急忙笑着说:“哪有,我可想死你了老爸,怎么啦?找我

    分卷阅读2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