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卷阅读92

      隔江犹唱后亭花 作者:晓暴

    分卷阅读92

    令,韩宓又怎么会不知道。向万妈说了晚安,韩宓便离开了江家。悬着的一颗心,也总算是放下了一些。

    不知道已经过了多久,严重缺水和贫血的身体已经不堪重负。江嗳漓感觉到身体上的力气正在逐渐的消失,神智也变得模糊。察觉到身体被人抬了起来,然后放倒在一个硬邦邦的物体上,江嗳漓知道似乎是有不好的事情要发生。

    “哈哈...哈哈...真是完美,就连昏迷的样子都那么美好!”令人毛骨悚然的声音在耳边回响着,就好比是一盆凉水从头浇到脚一样,江嗳漓猛的从昏迷中转醒,一脸警戒的看着站在自己身边的张梁。

    仓库里的灯已经被打开,此时此刻,江嗳漓可以清清楚楚的看到自己的处境。身体被束缚在一个铁床上,双手和双脚被绑在床边。而身边的张梁,则是一脸玩味的看着自己。一种强烈的不安在江嗳漓的心里涌起,看着桌上摆着的刀,江嗳漓已经可以想到张梁想要做什么。

    很奇怪的,在确定了张梁想要做的事之后,心里竟然没有一丝恐慌。江嗳漓漠然的无视着张梁,临危不惧也不过如此。试问换成任何一个人,面对自己即将被活生生的解剖的命运,谁还能像江嗳漓这样平静?“呵呵...真的没想到,张氏集团的经理,居然是一个血腥暴力的变态,还真的是让我大开眼界呢。”

    嘲讽的话一点一点的剥削着张梁的理智,原本的那个儒雅的男人已经不复存在。“哈哈!哈哈哈!宝贝儿,你真的不愧是我看中的人,就算是现在,你也一点都不害怕吗?嗯?你知不知道你这样,会让我对你更加着迷?”

    张梁一边说着,一边拿起了桌上放着的银白色手术刀。刀锋在灯光的照耀下显得异常闪亮,而那一抹光,正是晃到了江嗳漓的双眼。“看看这把刀,多么的细致。就连刀锋都打磨的如此细致,配合你这具身体,简直是世界上最完美的艺术!”

    张梁的嘶吼声在空荡荡的仓库回荡着,狰狞的笑脸还有说话时喷出的口水无一不让江嗳漓觉得恶心。“呵呵,你真的很可怜,你一定很少被家人关心吧?不然她他们又怎么会连你是个变态都没看出来?你从来没有爱过任何人,也不会有人会去真心的爱你对吗?”

    江嗳漓淡淡的说着,完全像是一个局外人。仿佛被绑起来的人不是她,仿佛正徘徊在生死边缘的人不是她。

    每个人都有不愿提起的事,张梁也是一样,他有他的痛处,有他不想要见光的事。而江嗳漓刚才所说的话,无疑揭开了他的伤疤。“哈哈...哈哈哈...好!很好!江嗳漓,你真的让我刮目相看,现在!现在!就让我来见证你最完美的时候!”

    银白色的手术刀闪烁着别样的光芒。

    鲜血,已然四溅。

    作者有话要说:咳咳,虐身神马的最有爱了

    不解释,接下来的剧情算是此文的一个小高/潮~

    咳咳...

    现在以4/p为主要目的,

    不被和谐为基本准则。

    朝着天下大同的局面不断的进发!

    67

    67、第六十五章 ...

    利刃插/入肌肤的声音,虽然微小,却在空荡的仓库里显得尤为刺耳。鲜血顺着指甲低落,把水泥质的地面晕染出一个红色的梅花。

    江嗳漓死死的咬住下唇,防止自己痛呼出声。看着被手术刀穿透的手掌,听着张梁夸张放肆的笑。江嗳漓很想要再一次嘲笑这个变态,但是身体却已经使不上任何力气。“哈哈,小嗳真的是很能忍呢,难道不疼吗?叫出来吧!让我听听你完美的声音好不好?”

    张梁一边说着,一边快速的抽出那把插/在江嗳漓手心里的刀。看着本来细滑洁白的手掌硬生生的被穿出了一个洞,看着红色的血配合着那个过于苍白的手掌,张梁的眼球上翻着,浑身颤抖的吻上了江嗳漓的手心。

    “咕嘟咕嘟。”仓库里回荡着让人作呕的吞咽声。江嗳漓感觉到手心中流出的血被张梁一点一点的吸走,锋利的牙齿啃咬着伤口,一阵阵锥心的疼痛在全身蔓延开。“啊...”江嗳漓忍不住痛呼出声,却又马上咬住了自己的下唇。

    即使已经被这样对待,江嗳漓仍然不想让这个男人看扁。即使遍体鳞伤,也不能向这种人求饶。嗜血的恶魔在饱餐了一顿之后满意的站起身,看着江嗳漓苍白的脸和因为剧痛而全身颤抖的身体,残忍的笑着。

    “哈哈,真的好甜,宝贝儿,你真的是上天赐给我的宝物。你的血,不管喝多少都觉得不够呢!”听着张梁满是玩味的声音,江嗳漓皱着眉头,不屑的看着他。“当然了,我的血...比起..你喝过的那些...狗血还是好很多的。”

    江嗳漓断断续续的说着,被手术刀穿透的手掌,再加上张梁之后的啃咬,已经变得血肉模糊。酥麻的感觉不停的从那只手上蔓延开来,江嗳漓甚至已经觉得那只手已经不属于自己。“呵呵,真的没想到我们的女王口齿这么伶俐呢。既然你这么不怕我,那咱们再玩一玩好不好?”

    受伤的手被解开,垂落在床沿边。江嗳漓闭上眼睛,好像完全不在乎张梁接下来要做的事。犀利的刀锋划破手腕,甚至能感觉到血脉被切开的触觉,还有血液流动的速度。鼻翼间溢满了血腥的甜腻味,这种味道,让江嗳漓感到恶心。

    “宝贝儿!不用害怕,我只是想和你玩玩而已,我不会舍得让你死的!感觉到了吗?接近死亡的恐惧,你的血正一点点的流光,你的身体正逐渐冰冷。等下我会用那把刀剖开你的身体,你会在痛苦和恐惧中死亡,死在我的怀里。我们两个,都会达到完美的巅峰!”

    张梁坐在椅子上,等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。手腕处流出的鲜血已经染红了整只手,而铁床上的那个人的脸色也苍白的像纸一样。“看来,已经是时候了呢。”隐约听到张梁声音,江嗳漓努力的集中精神,眼前却还是漆黑一片。

    大量的失血以及过于虚弱的身体已经让她疲惫不堪,至于为什么可以撑到现在还没有昏迷。江嗳漓认为那是自己的意志在作祟,她不想就这样死去,至少,还要再见她们一眼。那些自己曾经伤害过的女人,那些自己深爱着,并且深爱着自己的女人。

    眼前一闪而逝的刀光,耳边是张梁得意的笑声。就在江嗳漓感觉自己已经走到尽头时,熟悉的声音就这样穿透了耳膜,直达内心。“小嗳!”“张梁,你竟敢伤她!我要你陪葬!”

    分卷阅读9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