绝色天使~第10回:惊喜

      更多`精;彩39;小说39;尽|在39;w39;w39;w039;139;b39;zn39;e39;t 第39;一;版39;主小39;说/站
    【天使新编】三部曲之一:绝色天使~第10回:惊喜作:潜龙
    才上班几天的文仑,工作明显地越来越多,便如今天,文仑忙得连吃午餐的时间都没有,只好叫女职员为他在饭堂带回一个便当,草草了事,直到接近下班时间,志贤才来到他的房间,看见文仑仍是趴在办公桌上,不由问道:「甚么?还在忙吗?」
    文仑看也不看他一眼,继续埋头苦干,嘴裡说道:「不要说了,今日池袋分店给一名客人投诉,弄得人人风声鹤唳,桑田便把这件事交由我处理,一会儿我还要到那裡走一趟呢。」
    志贤一笑:「现在都快六点了,你还不动身。」
    文仑吓了一跳,连忙抬起头:「是么……已经六点钟!」看一看腕表,立即弹起身子:「我要马上去了,你要来吗?」一边说一边收拾桌上的文件。
    「也好,便一起去罢,我也想看看你的工作能力。」
    □      □      □
    池袋分店位于池袋车站东口的繁华街,当你走出车站时,迎接你的却是一包包免费的宣传纸巾,还未走完一条街,纸巾已多到双手拿不下。
    这裡还有一个特点,无论走在东池袋或西池袋,总会见到街上一群群穿着橙色长大褛的男孩,或是染了一头金髮,穿着超短迷你裙的女孩,迎着寒风,不停向途人派发的士高宣传单。若给你碰上一个热情的小妞,她更会半推半拉,拖着你进去狂欢。
    「sweet」是东丸其中一个连锁食店的商标,全日本有近百间分店,店内全以粉红色作装饰,并且以士多啤梨为商标形象,无论餐具、桌巾、甚至是椅子,都有一颗红身黑点的士多啤梨,极具时代气色,而光顾的客人,大多以年轻人为主。
    文仑二人才踏进池袋分店,便有女侍应上前招呼,文仑从口袋掏出职员証,并道:「我是总社业务一课的部长,他是业务二课的李部长,我是为了有关客人投诉一事而来,想见这裡的中田店长。」
    女待应先是一愕,她确没想到眼前这对年轻人,竟然会是总社的部长。只见那名女待应连忙躬身,说道:「中田店长正在办公室,请两位部长跟我来。」
    中田店长是个高高瘦瘦的中年人,当知道二人是总社派来的部长,礼貌地招呼二人坐下,并说出今日发生的事情。
    事件是出在一名男顾客身上,原来他要了一杯雪糕咖啡,但送来的只是一般咖啡,便要求一名女侍应为他更换,女侍应无奈,只好为他从新换过,但她才一转身,便和身旁另一个侍应说,这位客人明明是说要咖啡的,但她这句说话,刚巧被那个客人听见,便即大骂起来。最后由店长亲自出马道歉,才把事件平息,但那名客人还不死心,直接向总社投诉,要求严惩那名女职员。
    文仑听后,向中田店长问道:「这名女职员过往在工作方面如何?」
    中田店长点头道:「还算不错,但今天的事实在……」
    「我明白。」文仑接着道:「那名女职员现在在这裡么?」
    「还在,我马上叫她进来。」不多久,中田店长带着一个身材胖胖的女职员走进来。
    文仑打量着她,问道:「妳就是三岛杏子?」
    「是。」她微微点头,似乎有点害怕的样子。
    「刚才中田店长已经把事情说了,但妳要记住,为了我们公司的声誉,在任何情况下,绝对不能开罪顾客,连背后说顾客的不是,都是不应该的行为。在妳的个人资料显示,妳已经在这裡工作了四年,对不对?」
    那名女职员听他这样间,还以为凶多吉少,不禁讷然起来:「是,是……」
    文仑点了点头:「中田店长说妳过往很少出错,况且妳又是首次犯错,既然这样,我就不再追究下去,但可不能再犯,妳明白吗?」
    那名女职员放下心头大石,不住口说「是」,不用被严惩或开除,自然是值得开心的了。
    二人离开了池袋分店,已经是晚上七点多,文仑向志贤提出,想在这裡用了晚饭才回家。
    志贤没有意见,便在东池袋的横街转来转去找食店,却发现一间名叫「小次郎」的店子,看见店前竟然聚了十多人,敢情都是等候位子的客人。
    文仑上前一看,原来是一间带有中国口味的日式店子,价钱很是大众化,便向身旁的志贤道:「咱们也等等吧,看来很不错的样子。」
    约莫三十分钟后,终于有坐位了。二人进内坐下,看见牆壁上贴满食品的照片,并附上价目。文仑用广东话指着牆上的菜色,开始言三语四的找寻食物。突然,一张纯正广东口音在旁响起:「两位不妨试试咱们的煎饺子,这是本店的招牌货。」
    二人微感愕然,同时抬头望向那人,见是一名身穿雪白厨房服的年轻侍应,光凭那人刚才的口音,日本人是绝对说不出这个水准,知道大家都是中国人,文仑好奇起来,笑问道:「你也是来自香港?」
    「不,我是大陆来的侨生,从广州来日本念书,这店子裡除了一名大厨外,其他职员都是和我一样,全是中国来日本念书的学生。」
    文仑笑道:「确实很少见呢,满店员工都是中国人,而且还是广州人。」
    那侍应笑道:「没法子啦,日本人都不愿意开夜班,只剩下我们这些中国侨生肯做,人工又便宜,又卖力。」
    文仑道:「这个确是事实,身处异地,不卖力点又如何活下去。」
    两人点了东西,正在闲聊间,忽然又有一个熟悉的声音从旁响起:「两位部长也来这裡吃饭,真是很巧哦。」
    二人抬头一看,竟然是洋平,志贤笑道:「原来你也来了,一个人吗?」
    「不是,还有紫薇,我们就坐在那边。」洋平用手一指。
    循着方向望去,果然看见紫薇坐在那裡,还礼貌地向二人点了点头。
    洋平道:「既然这么巧,相请不如偶遇,两位部长就过来一起坐,好么?」
    文仑连忙抢先道:「不用了,咱们还在等朋友,下一次吧。」
    「这样,我就不打扰了。」话后回到自己的坐位。
    志贤奇怪起来,向文仑问道:「我们还有朋友来吗,是哪一个?」
    「你这个人怎会如此不通气,他们一对儿出来玩,咱们怎能作电灯泡。」说着仰起头,喝了一口日本啤酒。
    文仑看见二人在一起,心裡虽然有点不舒服,但他又能够怎样!直到今天,文仑终于可以断定,他们确是男女朋友的关係了,亦同时让他接受另一件事实,便是他和紫薇已经肯定无缘。
    □      □      □
    几日后,文仑接到一个内线电话,竟然是茵茵,约会他下班后在街角的咖啡室见面。
    文仑刚走进咖啡室,远远看见茵茵已经在坐,文仑坐下后,要了一杯咖啡,笑着道:「刚才接到妳的电话,真是有点意外。」
    茵茵小嘴一翘:「若不是有事要找你,我才没功夫给你电话。」
    文仑听后有点不解:「到底是甚么事?」
    「我先问你一个私人问题,你必须要老实告诉我,我才会和你说。」
    「是私人问题?」文仑更感疑惑:「妳且说说看,若然我可以和妳说,当然没问题。」
    茵茵牢牢盯着他,样子极为认真,问道:「你现在有没有女朋友?」
    「原来妳是问这个。」文仑立即坐直身躯,鬆了一口大气,笑问道:「难道妳想做我的女朋友不成?」
    「我是说正经话,并不是和你说笑,快点回答我。」茵茵瞪了他一眼。
    文仑微微一笑:「既然妳想知道,我亦不妨坦白说,普通女朋友,我多到数都数不清,若说到亲密女朋友,以前确实有过,但现在没有。」
    茵茵皱紧眉头,似乎有点怀疑:「我不相信,以你这个条件,怎会没有女朋友!」
    文仑肯定道:「我说是真的,妳不相信我也没办法,但妳问这个作甚么?」
    茵茵没有回答他,依然瞬也不瞬看着他,像要深思他的说话真假。就在这时,侍应送上咖啡,文仑开始加糖,一边问道:「我已经说了,妳为何又不说话,到底是什么一回事?」
    「还记得吗,你曾经说过会约我和紫薇出来吃顿饭,我叫你直接和她说,你有说吗?」
    文仑不由一怔,摇头道:「我……我刚来到东丸,近日工作实在有点忙,打算迟些日子才约会妳们。」
    「我看这不是你的真心话吧,如果我没有猜错,你是因为紫薇已经有了男朋友,不方便约会她,所以才迟迟不敢对她说,对不对?」
    文仑无法否认,点了点头:「这只是其中之一,主要是我不想让洋平有所误会,伤害了他们二人的感情。」
    说到这裡,茵茵的脸上终于露出一点笑容:「这一次我再认真地问你,必须老老实实回答我,不能说半句假话。」
    文仑越来越感觉奇怪,更不明白茵茵为何像似审犯人一样,而且不停地发问。当下微微一笑,问道:「妳又想知道甚么?」
    「我想问你,你是不是对紫薇有意思,很想追求她?」
    「我……」文仑确没料到她会有此一问,一时间实不知如何回答她,最后仍是鼓足59751;气:「我也不想说假话,这确是事实,但我当时不知她已有了男朋友,所以……」
    茵茵没待他说完,已截住他的话头:「要是她没有男朋友呢?」
    文仑笑道:「这个我当然高兴,但妳不要说笑了,事实已摆在眼前,妳不要和我说洋平不是她的男朋友,这个我可不相信!」
    「没错,洋平本来确是她的男朋友。唉!现在我该怎么说好呢!总之紫薇一直以来,并不是很喜欢他,从今天起,他们的关係已经划清了界线,你明白我说什么吗?」
    文仑实在难以相信:「这……这怎会有可能,我几天前明明……明明看见他们出双入对,这还会是假。」
    茵茵盯着他道:「你是说那天在池袋碰见他们,是这样吧!但据我所知,那天是紫薇主动约他见面,是要向他表白自己的心意,还说要和他分手,洋平虽然多番恳求,但紫薇心意已决,全不理会他是否应承,这几天下来,洋平的电话她一概不接。」
    文仑有点错愕:「是这样么,他们发生了甚么事?」
    「这方面我不便告诉你,因为这是他们二人的事,但紫薇的心事,我是最清楚不过,她是我的表姐,大家从小玩到大,而且我们还住在一块,甚么事情都会谈,相信最了解她的人,非我莫属。」
    文仑的眼睛绽出一绺莫明的疑惑,问道:「妳今天约我出来是……」
    茵茵叹道:「有一件事,我也不妨对你说。紫薇这几日来,总是闷闷不乐,连我看见都为她担心起来!我问她为了什么,她就是不肯说。直到昨天晚上,我实在不忍再看见她这副模样,就缠了她一夜,才知道全是因为你。」
    「因为我!」文仑大感惊讶:「因为我什么,难道我有什么地方开罪她?」
    「你不用紧张,我并没有说你得罪她。」茵茵看见他这副坐立不安的模样,不禁有点好笑:「其实我表姐是因为你一直不睬她,连多望她一眼都没有,所以才会悒悒不欢。你可知道,我早就发现表姐近日有点不妥,自从那日她在新宿遇见你之后,她每晚都是抱着q太郎睡觉,起先我还以为她喜欢这个毛娃娃,才会抱着它睡觉,但后来我发现并非这样,每当我和她在闲聊间一提起你,紫薇就会一反常态,立即精神起来!那时,我就知道她对你有意思了。」
    文仑越听越高兴,心头忍不住「噗噗」乱跳。
    茵茵接着道:「只因为我表姐素来内向,人又容易害羞,不敢向外人开声表白而已。但我知道,虽然她并不很喜欢洋平,但洋平毕竟是她男朋友,紫薇为了此事,不时暗自地发愁,那种痛苦的心情,谅你也不会明白!」
    文仑听到这裡,突然一拍大腿,骂道:「我这个人真蠢,真是该打!现在紫薇在哪裡,就算洋平现在仍是她的男朋友,这又如何,只要他们还没结婚,我都有追求紫薇的权利。她是在家吗,告诉我她的电话号码,我现在要打电话给她。」
    茵茵不知好气还是好笑,说道:「看你,突然又会急成这个样子。」
    文仑发急道:「妳行行好,我今晚有很多说话要和她说,妳就告诉我吧。」
    茵茵伸出手掌:「手提电话借给我。」
    文仑连忙取出电话交给她,茵茵快速地按了号码,不一会,电话已有人回应:「是紫薇吗?我是借沉部长的电话打给妳,妳若想和他说话,就打这个电话找他,现在他在我身边,正在等妳的电话。」她一口气说完。
    文仑在旁叫道:「喂!给我和紫薇通话……」茵茵却没有理会他,手指一按,便断线了。
    茵茵道:「她如果想和你说话,自然会来电话,若不然,你就没希望了。」随即将电话递回给他。
    文仑接过电话,将电话放在桌面上,张大眼睛,目不交睫的盯着。
    时间不住地流走,五分钟,十分钟,电话还没有响起来,文仑开始如芒在背,身子犹如鏊盘上的蚂蚁,向茵茵问道:「她会不会打来,我给她电话好吗?」
    「你急个甚么,要来自然会来,急也没有用。」茵茵显得泰然自若。
    文仑心裡好像十五个吊桶打水,七上八落!这时,电话突然响起,文仑急不可待抢过电话:「喂,喂,妳是紫薇吗?」
    电话裡沉默一片,全无半点声息,这下可急坏文仑了:「妳是紫薇吗?我是文仑呀,求求妳和我说句话好吗?」
    接着电话传来一张温柔清脆的声音:「我是紫薇,茵茵在吗?我想和她说话。」
    「她在,但……但我想先和妳说。」文仑定一定神:「紫薇,我想见一见妳,我有很多说话要和你说,妳可以出来吗?」
    「我……」静默一会,紫薇终于道:「好吧,你现在哪裡?」
    「妳在家是不是,我来找你?」文仑气急败坏道:「我会叫茵茵带路,妳等我,我很快便会到。」
    「你对茵茵说,半小时后,我会在家裡附近的爱诗咖啡室。」
    「好,我马上来,爱诗咖啡室,对吗?」
    「嗯!我要收线了,一会见。」接着全然静止,紫薇显然是收线声。
    茵茵笑着问道:「紫薇在爱诗咖啡室等你?」
    「嗯,今次很多谢妳,咱们现在就去。」文仑连忙拿起桌上的账单,而他的心思,早就飞到爱诗咖啡室去了。
    □      □      □
    由青山明治大街转左,进入一条幽静的横街不远,便看见爱诗咖啡室的一个小小木招牌。二人走出计程车,文仑快步向咖啡室门口走去,茵茵突然在后叫住他:「我不去了,你自己进去吧。」
    文仑立即打住脚步,回头问道:「为甚么,一起进去好吗?」
    「对不起,今晚我要看电视剧集,此剧我正在煲得半生半熟,还有三集就大结局,怎能不看。对不起,我要回家了,拜拜……」一挥手,转身便走。
    文仑大急起来,连忙走上前去一把拉住她,双手合拾道:「拜託,拜託,请妳不要走,我素知妳是大好人,送佛送到西嘛。」
    茵茵抬起头来,皱着眉头看着他,说道:「你这个人好不缠人,你们见面又关我什么事,我可不想作电灯泡,在你们旁边碍手碍脚!」
    文仑恳求道:「求求妳帮个忙,没有妳在场,紫薇一定会感到很尴尬。」
    茵茵略一沉吟,点头道:「也有几分道理,念着你这副可怜兮兮的模样,本小姐就破例一次,就陪你俩坐一会,走吧。」
    文仑心中大喜,二人匆匆推门而入,站在咖啡店门口四下张望,发现紫薇正单独坐在靠牆的位子上,正好张望过来。茵茵向她扬扬手,二人连忙走上前去,茵茵笑道:「妳来得挺早喔,是不是很心急想看看我们的沉部长呢?」
    「不要乱说嘛,我也是刚刚到。」紫薇脸上一红,轻声说着。
    二人点了饮品,气氛突然变得侷促起来,文仑和紫薇虽然面对面坐着,但一时间,竟然说不出半句说话来,只见紫薇螓首低垂,看着眼前的饮品,脸上映着微红,更显她清丽迷人。
    茵茵在旁看见,不停地摇着头:「唉,我真不知怎样说才好!看看你们二人,一个终日想着对方,朝夕闷闷不乐;一个接了电话,便心急如焚,惟恐坐火箭也嫌慢!好了,现在大家见面了,却又一声不响,真不知你们弄甚么!」
    文仑呆愣片刻,终于开口道:「对……对不起,茵茵已经和我说清楚了。」
    紫薇听见,把头垂得更低,不敢和文仑的目光相接。
    「唉!」茵茵实在看不过眼,摇头叹道:「你呀,这句说话不是很多馀吗!既然我和你一起来,紫薇再蠢也知道我和你说清楚了,你为何不乾脆利落说,我好喜欢妳呀,自从那天遇见妳之后,日夜都想着妳。这不是更直截了当。」
    紫薇听得脸上更红,斜睨她一眼。
    茵茵的一番说话,令文仑更觉难以开声!这确实是个很尴尬的场面,他活了这么大年纪,何曾在女孩子面前说过这等肉麻的说话。
    「我,我……」平时言语流利的文仑,现在看着眼前的紫薇,竟然结结巴巴起来:「我不知该怎样说才是……」
    「你不知怎样说,就由我来替你说好吗?」茵茵瞪了他一眼,便靠到紫薇的耳边来:「这个溷人呀,原来也是和妳一样,竟然同样在玩一见钟情这档子事,若不是我告诉他妳和洋平已经一刀两段,恐怕他永远都不敢和妳说半句话。好了,我要说的都已经说了,瞧来我还是回家看剧集好了。」
    待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