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7、027欺师灭祖

      身周突然没有了声音,容音觉得奇怪,扭头去看,忽然一个大龙头杵在自己身后,吓得她赶紧爬远了一步。
    周围水流涌动,易擎往前凑了一步,獠牙微微打开,看样子要吃掉容音一样。
    她赶紧往前,穿着绣鞋的脚,踩在易擎的牙齿上,慌张的叫道:
    “您不准吃我,您吃我我就会哭的,您不准吃。”
    易擎忍不住张嘴要说话,又被容音踹了几脚,他便干脆怒道:
    “你不听话,为何就吃不得你,留你在世上也是气本太子,干脆一口吃了得了。”
    “那您要我怎么样吗?”
    又踢了小师伯的脸几脚,容音已经被这条恶龙折磨得没办法了,她总不能真的跟这条恶龙打一架吧?那是欺师灭祖,会被师祖吊起来打的。
    用脚踢师伯的脸,就不算欺师灭祖的容音,将易擎的脑袋踹得一摆一摆的。
    他也不跟她恼,只裂着血盆大口道:
    “音儿,你自己说过的,要给师伯看你那阴阳交合之处,结果你把师伯留在山洞里,自己一个人跑掉了,这事儿,师伯必然是要找你麻烦的。”
    “那那那,那再给你看,不就完事儿了吗?”
    容音想得天真,被逼上梁山也是没有办法了,小师伯要看就给他看,看完了她就能脱身了。
    那条庞大的恶龙不说话,他龇着尖锐的獠牙,龙头低低的,巨大的身体在这深海的宫殿中躬了起来,身上的鳞片一片一片的张开,宛若极为兴奋一般。
    他在等着容音脱给他看。
    容音气得又踹了小师伯的脸几脚,扭过了头去,幽暗的深色环境,遮蔽了她绯红的脸颊,她背对着易擎,又回头,羞恼的瞪了他一眼,双手解开了系在腰上的粉色腰带,双手又伸入裙底,正要将亵裤褪下来。
    又见小师伯还是保持着巨龙的形态,龙头近在咫尺,容音便是嗔道:
    “小师伯,您还是别看了吧,您这么大的眼睛瞪着我,我害羞。”
    “不成!”
    易擎直接拒绝了容音,他冷笑一声,催促道:
    “快一些,你可是有前科的,对待小骗子,就是要一直盯着,直到你露出那阴阳调和之地,给师伯看够了为止。”
    他还真的是眼睛都没眨一下,就这样盯着容音看。
    容音无法,只能快速的将鞋袜脱掉,又脱掉亵裤,将光溜溜的双腿曲起,拢在裙下,可怜兮兮的看着易擎。
    沉默的宫殿里,易擎的鳞片缓缓的放下,身体在深海中一点一点的摆动,他低头,依旧看着容音,眼皮一眨未眨,等着容音将裙子掀起来。
    “真要看啊?”
    容音一只手压着自己的裙子,一只手抓着自己的鞋袜与亵裤,见易擎没有回答她,她便是哭丧着那张俏丽,面对着小师伯,慢慢的躺在了这深海底,然后松开了拢着裙摆的手,捂住了自己的眼睛。
    实在是太羞涩了,小师伯为什么变态到喜欢看她的这个地方?
    白纱做的衣裙在飘荡,缓缓的露出了容音白皙的小脚,赤裸的,未穿鞋袜,而裙裾继续随着海水的涌动方向,继续上扬......
    --